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学人风采 > 交大英烈 > 正文
英烈侯绍裘校友
2005年11月10日 交大英烈, 学人风采 ⁄ 共 2536字 评论关闭





   

  侯绍裘(1896—1927),字墨樵,松江县人。他4岁读私塾,13岁进华娄高小,17岁考入江苏省第三中学,1918年考进上海工业专门学校(交通大学前身),攻读土木工程专业。侯绍裘从小忧国忧民,深切同情劳苦农民,仇恨帝主义侵略者,关心祖国命运,着意探索祖国贫弱的原因,对国内外大事有自已独到的见解。辛亥革命失败后,许多人悲观失望,他坚信孙中山的民主主义主张,常激情洋溢地发表自已的看法。1915年5月,袁世凯同日本帝国主义者签订了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全校师生激愤声讨,侯绍裘暗自执笔起草抵制日货的传单,并向社会发散。“五四”运动的浪潮冲击到上海,他组织“救国十人团”,宣传爱国言论,后被推为校学生会首届评议长、上海学生联合会教育科书记。他还被全国学联聘为文犊,负责起草宣言、口号、文电,参加全市学生罢课游行的组织工作,积极营救在街头宣传被捕的同学,勇敢地同淞沪护军使何丰林交涉,救出了被捕同学。他的刚毅果敢和组织才能,深得同学赞颂。“五四”运动中,侯绍裘从工人的大罢工中看到了工人阶级的伟大力量。1919年暑假,他与同学赵景瀛等3人带头创办义务学校,其中以上海工界第一义务学校的规模和影响较大。后正式命名为南洋义务学校。1922年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第一次工人运动中,他提出南洋义务学校“所宣传的主义,应当是社会主义,所灌输的常识应当是科学常识。”提出把学生培养“成为劳工运动的中坚人物。”这年暑假里,义校创刊小报《劳动界》,宣传爱国思想。1920年暑假,校方以所谓“举动激烈,志不在学”为由,把侯绍裘秘密开除出校。同学们愤愤不平,他却处之泰然地说,“我的意志,又岂是他们所能改变的。”从此,他更坚定地走上自己选定的革命道路。同年秋,侯绍裘先后到宜兴彭城中学、松江景贤女中任教。在此期间他曾邀请共产党人恽代英、肖楚女。沈雁冰等;国民党人汪精卫、于右任等;著名学者柳亚子、陈望道等来校演讲。侯绍裘主持的这些革新,不仅为当时女子中学所罕见,整个教育界也是少有的。1923年5月15日,他同朱季恂在松江的醉白池,联合各界爱国人士组织成立松江救国同志会,公开提出四项信条:(1)打倒军阀;(2)打倒国际帝国主义;(3)铲除官僚政治;(4)提倡社会服务。同年7月,中共上海地委决定由地委委员邓中夏和王荷波负责松江地区的建党工作。邓中夏几次来到景贤女中,与侯绍裘建立了联系。这年秋,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他以办学为掩护,秘密地从事共产党和青年团的发展工作。这引起了军阀的注意,孙传芳凶狠地扬言,以两千大洋捉拿侯绍裘和朱季恂,把他们的首级示众。学生们十分胆心,他却安慰前来探询的学生说:“不要怕,尽量不被抓着;万一不幸,就为革命挺身就义!”他一如既往,奋力战斗。1925年5月,日本资本家枪杀工人顾正红,激起全市人民的公愤,党中央决定5月30日发起大规模的反帝宣传和示威游行。学生队伍的指挥就是恽代英和侯绍裘,他还兼任上海大学学生的总指挥。残暴的英帝国主义者竟对游行群众开枪镇压,制造震惊中外的“五卅”惨案。当时党中央决定,发动全市罢工、罢市、罢课,建立反帝统一战线,动员各界开展反帝斗争。当天深夜,侯绍裘紧急召开江苏上海国民党各方面负责人会议,讨论和布置“三罢”斗争。8月,国民党江苏省党部在上海成立,侯绍裘当选为省党部常务委员。翌年1月,他离开女中,集中力量从事党的统一战线工作。
  1926年1月,侯绍裘在国民党“二大”,任提案审查委员会委员,他在大会上揭露西山派控制“中央执行委员会”的种种劣迹;提议严惩为首的右派分子,取缔上海伪中央执行委员会,并处分参加反动的“同志俱乐部”、北京“善后会议”及在北京政府中任职的反动分子。他坚持原则,敢于斗争的严正立场,为国民党右派所忌恨。就在这年的3月11日,侯绍裘与柳亚子率领江苏省党部代表赴南京参加中山陵奠基典礼时就遭到流氓打手围攻殴打,而他毫不退缩。同年6月底,他挑起了主持江苏省党部全局的重担,不久又受命担任江苏省党部中央党团书记。第二年春,他受武汉国民党中央之命,任东南军政委员会(即国民党中央政治委员会东南分会)委员,兼任江苏省政务、委员会委员。在党的统战岗位上,他奋力工作。上海工人三次武装起义中,在中共上海区委的统一领导下,侯绍裘通过国民党系统,积极参加起义的组织工作。他还受党的委派,参加召开市民代表会议和民选市政府的筹备工作。后当选为上海特别市市民政府委员。3月26日下午,上海全市30余万人在公共体育场召开“上海市举行纪念孙中山逝世两周年暨欢迎北阀军大会”,侯绍裘任大会主席。他庄严宣告:上海已为民众所有。他要求市民努力拥护市民政府,号召“革命的民众、革命的军队应立即联合起来,打倒帝国主义。”同时,他在《沉痛纪念总理的遗言》一文中,提醒人们警惕敌人“一手威胁一手利诱”、“软化”的反革命两手策略。1927年3月29日,侯绍裘参加上海特别市市民政府就职典礼之后,又按党的委派,奔赴新的战场——南京。4月7日他率领江苏省党部成员抵达南京,与国民党南京市党部在一起办公。他与李富春(第二军政治部主任)等积极筹建江苏省政府,决定于4月11日举行江苏省政府成立大会。可是,蒋介石一伙的反革命步伐也大大加速。上午9时,省党部召开了“南京市民肃清反革命派大会”,参加群众四五万人。侯绍裘代表省党部愤怒谴责蒋介石唆使流氓打手捣毁省、市党部,拘捕负责人的反动罪行,强烈要求惩办肇事者。会后组织群众到司令部请愿,又遭到敌人的镇压。当晚 11时,省、市党部、市总工会等革命团体的共产党负责人及中共南京地委负责干部,在南京纱帽巷10号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应变措施和反对反动派的具体对策,不幸被敌侦缉队获悉,侯绍裘等人均遭逮捕。在狱中,侯绍裘英勇顽强,坚持斗争,对敌人的毒刑折磨、高官引诱都毫无所动,表现了共产党人坚贞不屈的革命气概。蒋介石派人以江苏省主席的职位收买,被他严峻拒绝。敌人一无所得,即下毒手,用刀把侯绍裘等人活活戳死,并将遗体装入麻袋,投入秦淮河。
  侯绍裘无私无畏地实践了3年前的庄严誓言:“我们只有沉着地进行我们力所能及的工作,只须遇到烈士他们的境遇时,能和他们一样的死就好。”他为党和人民利益英勇献身,终年31岁。

抱歉!评论已关闭.